搜索历史
热门标签

马斯克不愿履行的社会责任,珍酒要代表白酒们接起来?

琥珀消研社
2024-03-08 17:48

文|琥珀食酒社

作者 | 五画

如何一句话评价ESG?

美国华尔街日报的Chip Cutter用的是这么一句话——“美国企业界的最新脏话:ESG”。

这里就涉及到一个疑问,ESG是什么?

ESG即环境(Environmental)、社会(Social)和治理(Governance)的简称,是表达企业社会责任的专有名词。

不必过多解释,一看就知道,ESG对企业来说能反应一部分企业经营的现状,有着正向积极的体现,与“脏话”扯上联系是不是过于牵强?

这个事,马斯克最有体会,对,就是那个特斯拉的马斯克。

去年6月,在推特中表示,ESG是魔鬼,是撒旦。

原因就是重回的标普500 ESG指数试卷,特斯拉只有37分。

对马斯克来说,就是,之前你嫌我不行,考试资格都不给一个,现在我来了,结果得个“倒数第一”。

也难怪马斯克急了,换成谁家小孩搞成这样,谁都急。

而万宝路烟草公司,这种产品带有一定危害性的企业,其 ESG指数都比特斯拉高得多。

同样的,茅台也说不出话,烟酒的危害性可以用不分家来形容了,而且,在某家专业机构面前,茅台的ESG在行业内倒数5%之中。

不大对劲的是,珍酒的ESG在机构的评级上得到了个高度评价,人民日报夸了,还获得"wind中国上市公司esg最佳实践100强”的荣誉。

从行业上来看,珍酒的ESG绝对是走在行业的最前端。

但是,ESG这玩意,消费者不理解,渠道商不在乎,行业内多数企业在装装样子。

“阿珍”你来真的?

既有实际,也要透明

要知道,作为反对派首领,马斯克的特斯拉在环保领域内,可被称作“卖碳翁”。

特斯拉的一项重要副业就是向传统燃油车企出售碳排放信用额度,相关数据统计,特斯拉在2013年至2022年的10年间,“卖碳”这门生意为特斯拉总共带来70.75亿美元的收入。

也就是说,环保领域内特斯拉已经有了非常大的成绩。

但是,在如此客观的环境(Environmental)条件下,特斯拉的社会(Social)和治理(Governance)做的并不出色,偶尔传出员工与企业间的争议,在“S”与“G”上不太透明,最后搞得个啼笑皆非的下场。

不过,与汽车行业不一样。

白酒行业在ESG上更多的是资源消耗的“三高(水、能源和原料)”模式的控制。

既产品全生命周期的碳足迹管理,从原料采购、加工等过程中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该如何减少或抵消;引领供应链伙伴践行绿色发展,与其上下游的供应商、客户和合作伙伴共同推动绿色可持续的发展模式,提高供应链的环境和社会责任水平。

当然,还有一些管理向与企业从善的动作,不过,这里与电动汽车不一样的是酒厂在ESG的环节之中以出售碳汇获得收益是非常困难的。

传统白酒企业要实现ESG的长期目标,需要前期投入大量的成本,比如高消耗的生产需要创新与重构,比如在环境方面,放弃更有性价比的普通材料,而采用更具有环保性的材料,比如建设大量的基础设施,保证某个业务运行环节资源的重复利用。

而这些东西,在评价体系上是不单单是要做,而且要透明的做。

这就有点类似于王阳明先生的“致良知”的说法,虽然有点亏,但珍酒看见了。

就搞。

ESG环境不行,珍酒却在夹缝里愈发坚韧

在聊珍酒之前,其实国内ESG的大环境其实是不算好。

首先是没人,根据《2023年度翰德人才趋势报告》显示,在所有行业和岗位中,领跑薪水涨幅榜的岗位依次为金融ESG(平均涨幅逾50%)、嵌入式开发(平均涨幅逾40%)、新能源汽车研发(平均涨幅逾30%)以及芯片(平均涨幅逾25%)。

其中首席可持续发展官(Chief sustainability officer)正在成为高管招聘中最抢手的人才,其平均薪酬达到80万美元到150万美元不等。

ESG人才的需求激增,但供给却远远跟不上。

一方面,ESG人才需要具备复合型的知识和技能,不仅要掌握基本的绿色技能,还要对相关政策法规、市场环境、行业特点、数据分析等有所了解,能够制定和实施ESG战略,并进行ESG信息披露和报告,门槛较高。

另一方面,ESG人才的培养和教育还不够完善,目前国内的高校和专业协会对环境与企业管理、社会学与企业管理方面的复合型人才培养较少,ESG相关的专业技能培训和认证服务也不够普及。

其次,国内企们对ESG的态度也有点暧昧,尽管ESG理念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和推广,但国内的企业对ESG的重视程度却不尽相同。

根据德勤中国发布的《中国上市公司2021年ESG信息披露回顾及ESG管理解读》,港交所上市公司在ESG信息披露方面对《指引》的理解及遵循整体情况较好,但在关键指标的完整性上仍存在一定提升空间。

而A股上市公司的ESG信息披露情况则相对较差,披露率低于30%,内容不完整,缺乏系统性和持续性。

即便是2022整年,根据妙盈科技数据,截至 2023年7月底,A 股2022年度ESG信息披露率也才提升至 34.85%。

或许,珍酒的ESG荣誉就因为其是港交所上市的环境相关。

不过,即便是有利环境的环境,珍酒在ESG上确实是实打实的做了许多事情。

早在去年底,珍酒李渡集团旗下核心企业和旗舰品牌贵州珍酒发布了一款ESG环保礼盒,通过回收做工精美但使用后即被丢弃的酒瓶,设计并改造成文创茶具,让旧酒瓶成为新礼盒。

而在绿色发展方面,从绿色基地,到绿色包材,清洁能源转型,数字化降低能源损耗早已有着诸多建树,而且在社会责任感上珍酒早已在行业支持、地区建设、慈善救济、教育事业上飞奔。

回顾可持续发展的内核,白酒企业的ESG就是先投入再见到收益,即便珍酒获得再多的荣誉,对经销商、消费者又有什么用呢?珍酒又为啥这样做?

消费者与经销商,珍酒的ESG都能影响

前段时间,在⎣CTR洞察⎤上看到,其对国际食品经济领域知名期刊“Sustainablity”的一篇文章分析,题为《消费者和生产者如何影响ESG评级指数?来自中国有机奶粉市场的证据》,是由侯江源、王艳萍、杜明月三位经济学教授撰写的论文。

论文通过基于凯度消费者指数2015-2019年四城市奶粉数据的消费数据集,结合Wind数据服务平台和彭博社报告中的ESG评级指标,建立特征回归模型,系统分析了ESG评级指数的影响机制。

因为同样是食品饮料领域,即便是奶粉的类目但与白酒也有些许共通之处。

一些结论中提到,ESG的评级指数与消费者的社会经济地位呈现正相关,也就是说,收入、教育和职业水平越高的消费者,越倾向于选择ESG评级高的企业的产品或服务。

同时,异质性产品属性产品,指同类产品在质量、性能、规格、商标等方面的差异,它对企业的ESG绩效有正向影响,也就是说,产品的差异性越大(原料、质量、包装等),消费者越容易将产品与企业的ESG问题联系起来,从而影响他们的购买决策。

简单地说,就是消费者的社会经济地位和产品的差异性都会影响他们对企业的社会责任的评价和选择。

同时,结论中还提到,营销资源强度对企业的ESG管理具有正向调节作用,企业可以将绿色产品的可持续购买与企业的ESG绩效联系起来,合理利用营销资源,保持用户粘性和消费者的市场忠诚度。

看到这,应该理解到为什么珍酒要ESG,如果使用得当,这玩意能影响消费者决策。

影响消费者决策和但占领用户心智可不是一项简简单单的任务,要长期投入与衔接,占领用户心智是一项挑战性的任务,因为用户的心智是有限的,而市场上的竞争者是众多的。

要想在用户的心智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品牌需要有明确的定位,突出的特色,持续的重复,有趣的故事,以及有效的沟通。

也就在这样的前提之下,ESG就变成了企业影响消费者之间的一道桥梁。

同样,经销商也能从中得利。

要知道,对于白酒经销商而言最怕什么——亏钱。亏钱的底层逻辑是无非是三个方向,品牌不行,产品不行,卖货不行,前两者只能通过白酒企业端来慢慢改善,经销商唯一能做的就是挑个好品牌,慢慢培养销售员。

而企业做好了ESG,对于经销商意味着带来更多的利益和价值,也可以促进经销商的可持续发展。因此,经销商关注品牌的ESG评级,选择与ESG表现优秀的企业合作,经销商有机会从而提高自身的竞争优势和市场地位。

不过,也仅仅只是有机会。

小结

在这个充满挑战和机遇的时代,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已成为衡量企业责任和可持续性的重要标准。

ESG不仅仅是一项策略,它是企业核心价值观的体现,是对未来承诺的具体行动。

我们企业必须认识到,保护环境不仅是为了我们自己,也是为了后代。而且,企业应当成为社会进步的推动者,通过公平的劳动实践、多元化和包容性政策,积极参与,来提升社会福祉。

我们不能忽视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步骤,正是这些小步骤汇聚成企业走向可持续发展的坚实基石。

虽然,在这个时代我们看过太多ESG报告中铺陈的宏大目标和声明,或许里面参杂了许多的“假声”与欺骗。

但希望每个酒企都应该重视ESG,毕竟“你可以反对ESG,但你不能逃避责任”。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扎根新消费,探索新商业,研究消费者、观察产业链。

琥珀消研社
创业
文章 30 
浏览 561 

相关资讯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