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历史
热门标签

曾行贿多达18起,这家疫苗龙头究竟怎么了?

熔财经
2022-12-30 16:54

文|熔财经

作者|艾尼欧

疫苗龙头北京科兴生物(通常称“科兴生物”)再度引发争议。

近日,名为#科兴三针防感染率仅8%是真的吗#的话题,冲上新浪微博和抖音的热搜榜,获得了不少网友的关注。

之所以会对疫苗的防感染率生疑,源自疫情放开之后,突然激增的确诊人数。

公众号“经济学博士”发布的《《疫情三年,为何国外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感染?》指出,在过去的三次疫情调查数据中,第一次调查数据截止在12月9日,当时只有6.9%的阳性!第二次调查数据截止在12月13日,当时数据显示全国已经有17.69%的人感染。第三次调查数据截止到12月17日,数据已经显示31.2%的人感染。

另一个小样本数据则显示,近期中国飞往米兰的航班的乘客,被查出50%感染新冠。

这意味着,在前后半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已经有将近一半人感染了。而早在今年3月,我们的新冠疫苗全程接种率就已经超过87%。接种科兴疫苗的人数是大头,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有超5亿人接种的都是科兴生物的疫苗。

反观国外,数据显示,从2020年1月15日确诊第一例感染者开始,到2022年12月23日为止,日本确诊的感染者总数为2793万9118人,死亡5万4680人。根据日本红字会针对献血样本进行的调查分析,实际感染人数比确诊的数字还要多出几百万人。但即便是这样,按日本总人口数1亿2700万人做推算,三年疫情,日本的感染率在25%左右,与我国半个月就攀升至31.2%的感染率形成鲜明对比。

明明接种了新冠疫苗,却完全无法避免被感染。科兴生物在民众心中的信任,正在崩塌。

01. 疫苗之王,再遇争议

近期,因防疫政策的调整,居家自测抗原的人数增多,出门核酸检测的人数减少,前段时间热度高企的#核酸机构造假#事件,关注度下滑。反倒是有关新冠疫苗的讨论热度,一直未曾停息。

在#科兴三针防感染率仅8%是真的吗#的微博话题下,不少网友都表示,接种过科兴生物疫苗,甚至是接种过加强针的,最终都没能逃过“阳了个阳”的命运。

一时间,关于科兴生物这一疫苗龙头的讨论,再次甚嚣尘上。而科兴生物之所以屡次被送上风口浪尖,主要源自两个层面的因素:

其一,新冠疫苗企业疯狂的掘金能力,让民众震惊;

和此前被曝光暴利的核酸检测机构一样,疫情这几年,新冠疫苗企业们早已盆满钵满。

几家上市企业里,康希诺公司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43亿元,同比增加17174.82%;智飞生物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306.5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01.79%;康泰生物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约36.87亿元,同比增加63.07%。

而此次处在舆论风口的科兴疫苗,由科兴生物的内部孙公司科兴中维生产。据“观网财经”此前发布的《新冠疫苗放量供货,科兴中维去年或净赚超900亿》,根据业内投资者按科兴中维股权比例进行的推算,科兴中维2021年的盈利约在900亿元之上,实在令人咂舌。

其二,科兴疫苗的接种人群太过庞大,让民众担忧。

按照已有超5亿人接种科兴疫苗来推算,目前中国总人口在14亿左右,这就意味着,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已经接种过科兴的新冠疫苗。

这样庞大的接种人群,可以说给予了科兴生物无条件信任,结果,大多数人未能在这场与新冠的攻坚战中幸免。这些民众在听闻与科兴疫苗相关消息的时候,会不自觉担忧,实在是情理之中。

不难发现,这家年赚900万的疫苗之王,正步步跌落神坛,风光不再了。

02. 行贿被曝,质疑不断

一度被奉为“国民疫苗”的科兴生物,虽然屡陷争议,但次次都非空穴来风。毕竟前不久,科兴还因过往的疫苗行贿史被曝,上过热搜。彼时,网友就曾对科兴生物印象分大跌。

某律师平台曝光的18件科兴生物行贿判决,都与疫苗有关。根据判决书的描述,其总经理尹某长期行贿国家工作人员,在疫苗审批等事项上提供帮助。

与此同时,在公司日常经营、销售过程中,其业务员也通过行贿全国各地的卫生局、医院、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相关负责人甚至医院护士长,拓展业务,每支疫苗给予提成2-5元。

尽管行贿事件发生在新冠爆发以前,行贿相关的疫苗也并非新冠疫苗,但已经发生的行贿事实却是不可磨灭的。

而且,这18件行贿判决还只是目前被曝出来的,未被曝光的行贿事件究竟还有没有、还有多少,实在让人细思极恐。

不止行贿历史,今年更早些时候,科兴外资控股的背景也曾饱受质疑。

首先引发舆论的,是科兴中维被曝是“外商独资企业”。据知情人士透露,2021年2月5日,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附条件批准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Vero细胞)注册申请,其申请通知为《外资项目备案通知书》,且标注了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科兴生物的子公司)是“外商独资企业”。

(来源:知乎作者“吴国发”)

紧接着,在知乎作者“吴国发”发布的《国产疫苗由外国企业科兴控股制造,日赚3亿》一文里,就出现了对科兴生物背后股东们“复杂成分”的分析。

该文章称,科兴生物的五大股东中,除了尹卫东是科兴生物当年的创始元老之一,剩下的几位股东,或多或少都掺杂着外资的情况。

第一大股东SAIF Partners IV,由日本软银公司和美国思科公司合作成立,2009年更名为赛富亚洲基金。紧随其后的CDH Utopia Limited,是一家由鼎晖投资控制的公司。而鼎晖投资,是由我国的鼎晖资本与苏黎世保险集团、新加坡政府联合投资成立的。

持股8.25%的Prime Success L.P.全名“永恩国际有限合伙公司”,据说是一家老牌外资投资企业。而与永恩国际占有相同股份的Vivo Capital,则是维梧资本。据了解,其总部设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帕洛阿尔托,在北京、上海、香港和台北均设有办事处。

顺着这条线索,细心的网友们“顺藤摸瓜”,还挖出了此前科兴生物内部的私有化之争。

原来,早在2016年,科兴生物创始人之一的尹卫东就联合赛富基金组成内部买方团A团,提出了对科兴生物的私有化要约,报价6.18美元/股。没想到,这一计划却被以另一创始人潘爱华为代表的B团知晓,B团提出了竞争性要约,报价是7美元/股。

谁都没有预料到的是,报价更低的A团最后拿下了这笔交易。随之被曝光的,还有A团曾宣布过一个可能稀释某些股东股份的权利计划,企图稀释B团股权以实现低价私有化。而A团背后,正是以尹卫东为代表的国际资本。

换句话说,之后科兴生物借由孙公司科兴中维赚的钱,也极大可能流向了国际资本的口袋。一边吃着“国民疫苗”标签的红利,一边让国际资本盆满钵满,多少有些讽刺意味了。

除开这些市场层面的质疑,科兴生物旗下的科兴中维作为一家企业的责任心,也因恶意裁员事件的出现,让公司员工和知晓内情的网友们倍感寒心。

今年5月初,据“泰山财经”发布的报道,有科兴中维员工在北京市公共法律服务网上咨询关于该公司扣押年终奖违法裁员的劳动争议纠纷。

该员工留言称,科兴中维从2月份开始到4月份陆续裁人,4月23号裁完最后一波人后,4月25号给留职人员发放2021年年终奖,称科兴为了降低赔偿金额,恶意扣押员工2021年年终奖,恶意减少辞退赔偿金。

没多久,就有知情网友在网上爆料,称“科兴中维是一家皮包公司”。

他提到,“2020年缴纳社保人数少的可怜,但是最后疫苗主体和成果却算在了科兴中维身上,而北科(北京科兴生物)只有个cro名字和代工费”。

从行贿历史到外资背景再到恶意裁员,科兴生物在一次次质疑声中,已然引发众怒。

03. 众怒背后,难言安全

眼下,疫情逐步放开,第四针疫苗的接种也排上日程,科兴生物却在数次争议中,亲手摧毁了民众对它的信任。

作为一家年赚900亿元的疫苗企业,却被扒出过往的行贿历史,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其近些年售卖的疫苗,是否也和行贿有关。“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道理,普通民众再清楚不过。信任的建立需要数年的积累,但信任的崩塌却是一瞬间的事。

超5亿国民选择接种科兴疫苗,某种程度上也是大家对科兴生物足够信任。如今,科兴生物过往的行贿历史、外资背景、恶意裁员逐步被曝光,相当于民众选择将信任交付给疫苗企业,却没能换来应有的安全感,属实令人唏嘘。

众所周知,我国在防疫这条路上的取得的成果,来之不易。任何人、任何企业都不应该在从中投机取巧。那些让民众难以获得安全感,甚至借疫情外衣敲骨吸髓的企业,是不应该也不值得获得认可的。

参考资料:

1.《疫情三年,为何国外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感染?》——经济学博士

2.《新冠疫苗放量供货,科兴中维去年或净赚超900亿》——观网财经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熔财经:城市商业新媒体,区域经济链接者,产业趋势发现地。

发现
找资本+
长按识别筛选投资机构
赞助1.88
找项目+
长按识别挑选优质项目
赞助6.88
找服务+
长按识别找股融易服务
赞助8.88
找圈子+
长按识别找投融圈帖子
赞助16.8
找快讯+
长按识别关注投融资讯
赞助58.8
找资料+
长按识别关注投融干货
赞助188
熔财经
熔财经
文章 7 
浏览 586 

相关资讯

更多 »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