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历史
热门标签

含泪赔了近200万,我终于明白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电商的……

潇湘Lee金融说
2023-01-04 16:52

文|螳螂观察

作者|图霖

又是一年年货节,围绕电商相关话题的讨论正在增多。

都说现在入行做电商十有九亏,但《螳螂观察》注意到一组数据:截至7月31日,过去一年入淘创业者的数量仍在增长,淘宝天猫净增了近120万商家,同比增长10%,千万中小商家中,超170万商家年成交额同比增速超过100%。

这意味着,纵使流量增长见顶,愿意奔赴进电商创业大军的创业者,依然不在少数。

木哥也是电商创业大军中的一员,甚至他还是在全国十佳电商区县搞电商。高学历、硬家底,并且占据了电商创业地理优势的他,本以为能干成一番大事。没承想,意外一茬接一茬。

01. 远程创业,情财两空

电商创业,有几个必不可少的环节:选品、客服、主播、运营和物流。作为电商创业者,就算做不到每个环节都亲力亲为,至少,也得对这些环节有所了解。

但木哥,连后者的条件都不满足。

决定电商创业之前,木哥正在西藏做自己设计院的项目。之所以想再搞个电商项目,主要也是看中了背后的钱景。

木哥的老家,是全国十佳电商区县之一。不少当地人靠着卖海鲜或者卖珠宝,很快就能发家致富。尤其是卖海鲜的。

还在老家的时候,木哥就注意到了,老家那些住农家小院的人,成天趴在海边挖海鲜、拍视频。打包发货的时候更热闹,家里十来号人齐齐上阵,在院里忙活。院外则是堵满了顺丰的车等着运货。

对于这种需要俯身“下地”的工作,木哥起初挺不屑的。当然这也不能怪他。29岁当上上市公司高管、父母都是复旦大学的、年纪轻轻就开上了百万级的车,这些光环加持之下,看不上挖海鲜的工作,实属正常。

直到某一年春节,木哥发现,老家那波只有初中学历的狐朋狗友,都在一两年之内通过干电商换上了百万级的新车,他才终于不淡定了。

实际上,海鲜电商之所以能起飞得这么快,除了年轻人喜欢围观的赶海潮带动之外,大众对海鲜产品的消费欲望上升,也是重要因素之一。

我国海鲜水产行业呈现稳步上升态势。数据显示,预计到2026年,我国人均水产品消费量将达到23千克,占总消费量的比重将达到36%左右。

眼见着形势这么好,木哥也坐不住了。

拥有优越出身和高学历的他,甚至还有点小傲慢。他觉得,学历不高的人都能干电商挣钱,自己去做那就是降维打击。

因为人在西藏,生意又得在老家做,木哥就开始寻觅合伙人。木哥倒是不缺人脉,很快,朋友就给他介绍了个名叫小P的人。

小P此前给知名车企拍过宣传片,还有做电商的经验。其实听了这两点,木哥就对小P有点“心动”了,觉得这个人大概率靠谱。等朋友说出,小P跟木哥毕业自同一所大学之后,木哥算是彻底“沦陷”了——都是校友,指定靠谱。

也正是因为对小P过于信任,木哥做了个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决定——小P不用出一分钱,但可以持有公司30%的股份。

这显然不是一个寻常创业者会有的操作,也正是这个操作,给木哥的海鲜项目埋了颗巨雷。

小P过往的广告片成绩,倒也不是假的,只是碰上木哥的时候,他已经背着巨额负债了。他自己原本带着一个七八人的工作室,也因为之前的项目不顺利跑了大半,就剩两三个人。正缺钱周转呢,就碰上了木哥这么“慷慨”的老板,他就带着工作室这几个人加入了。

起初,小P真想好好拍视频做流量的,只不过,拍广告和拍引流视频,还是存在一定差异。前者需要兼顾美感,后者那就是纯营销引流了。

那群被木哥看不上的低学历朋友,都是大冬天还在海边挖海鲜拍视频的,自然更容易吸引又猎奇口味的短视频受众。小P这种纯粹追求美感的拍法,一直拍一直没流量。备受挫败的他,干脆直接摆烂了。

比摆烂更令人窒息的,是他开始找木哥“骗钱”了。今天说买相机需要4万,明天说想去按摩找灵感,全部找木哥报账。结果相机买的是8000块的二手货,剩下3万多进了自己口袋。按摩也不怎么“单纯”,还顺带吃喝嫖,就差赌博不敢碰了。

这个时候,远程创业的漏洞就愈发明显了。

因为远在西藏,木哥很多事都无法求证,加上他对小P过于放心,甚至没发现小P找他汇报的商业计划书,都是从网上直接复制下来的。

一直到三个月过去,账单已经堆了50万,算上找不到票据的,甚至能有70-80万,但小P给他做的账号,却是一点水花没有。

木哥一边对小P失望,一边又还想再给小P两个月时间,让他在这个项目上再“挣扎”一下。明明情财两空,却还是选择原谅,木哥跟最近网络很火的“恋爱脑”也没什么两样了。

好在最后木哥清醒了,及时结束了这个项目。大概是对没吃到电商这块蛋糕耿耿于怀,没过多久,木哥就盯上了新的创业项目。

02. 识人不淑,梅开二度

前面提到,木哥所在区县的电商创业者,不是卖海鲜,就是卖珠宝。海鲜项目黄了之后,木哥本来是有意做珠宝的,但偶然一个契机,他发现了有比珠宝更适合自己的项目:珠宝包装。

珠宝这种贵重商品,在运输过程中尤其需要避免碰撞,否则容易留下印记。木哥做的珠宝包装主要是防碰撞的气泡薄膜,不少90后童年应该都偷偷捏过。

结合木哥的表述,之所以想做珠宝包装,主要出自以下几点考虑:

首先,气泡薄膜这类体积大、体重轻的产品,运输成本相当高。木哥很清楚,在本地做这个会更有成本优势;

再者,木哥调研过,这类气泡薄膜厂在当地的准入门槛较高,那会只有一家工厂在做。木哥恰好有人脉,不愁没资格开厂;

最后,海鲜项目的失败让木哥意识到,直接做电商太难了。做包装,相当于给电商搞服务,这类传统产业经营难度也不高。

传统包装厂,经营难度的确是降下来了,但异地创业的问题,木哥依然没有解决,他还在西藏搞设计。虽然他这次多留了个心眼,叫了一个拜把子的弟弟帮自己看账。但厂长找的还是外面的人,一个40多岁的女的,名叫阿春。

阿春又是木哥的朋友给介绍的,说是能干管理也能算账。在没有做进一步了解的情况下,远在西藏的木哥再次选择相信朋友,也相信阿春。阿春甚至跟他保证,50万左右就能把厂子开起来,并且一年内就能赚钱。

机器20万、厂房租赁费10多万,原材料找的是现货现结的老板,不担心压款。如阿春所说,她确实花了不到50万就把厂子支棱起来了,并且不到半年,账面上就有了盈利。

看着账面上每月都在进钱,木哥越发“上头”,甚至追加了60万开辟新渠道。他大致估算了一下,按照这个盈利速度,到年底,赚个50万左右,问题不大。

可惜的是,木哥的美好期待并没有达成,年底清账的时候,阿春只交了2万出来。

木哥估计也想不到,自己能两次遇人不淑。阿春的真实身份,是一个欠了4000多万的老赖,和木哥合伙的时候,提供的身份证都是假的。和小P明目张胆的“要钱”不一样,阿春仗着自己管账,偷偷在账本上做了手脚。

包装厂的大客户是有回款周期的,阿春就钻了回款周期这个空子。客户那边回了款,她跟木哥汇报说没回。之后,就一边把这笔钱转到自己名下,一边找木哥申请买原材料的钱。

因为她没有一次性转大额资金出去,而是每月挪一点,所以账本乍一看是没问题的,仔细对过才能发现有鬼。要不是年底木哥自己审计发现钱对不上,阿春应该能一直瞒下去。

和阿春彻底“决裂”的时候,包装厂内还发生了一件戏剧性的事。

木哥那个拜把子的弟弟质问阿春钱去哪了,阿春拿不出钱怕进“橘子”,就跪在地上求他。厂里一群人正忙着对质呢,工厂门口突然进来一辆警车。黑夜里,一个小白脸带着警察从车上下来,嘴里振振有词:“就是他们,非法拘禁我姐姐!”

阿春在自己工作的场所,还是主动来的,并不符合非法拘禁的条件。倒是木哥,看到小白脸之后有些五味杂陈:合着这是挪他的钱去养男人了……

阿春最终还是进了橘子。据木哥当警察的朋友表示,不管是挪用公款还是职务侵占,阿春在工厂骗的这些数额,少说也得关个七八年了。

从创业的成功率来说,木哥这次的包装厂,有本土优势,还没有太多竞争对手,只要耐心经营,赚钱并不难。偏偏,他第二次掉进了合伙人的陷阱,投进去的100多万又打了水漂。

03. 总结

木哥的这两轮创业,凸显了创业中“选对合伙人”的重要性。对创业者来说,到底应该怎样规避合伙人的坑呢?结合木哥的经历,《螳螂观察》总结了以下三点:

第一,优先过往有成功创业经历的。

这里一定是成功的创业经历,而不是职场经历。合伙人是需要带团队的,他既要有坚定的目标信念感,也要能带团队能掌舵。反观那些创业失败过的,要么是看赛道的眼光不行,要么是自己能力还不够。

像本期故事里的小P,就属于典型的创业失败,还背着债,选择他本身就自带风险性。

第二,优先和自己能力、资源互补的。

木哥要做电商,他自己没有经验,但他不缺人脉,所以对他来说,就是要直接瞄准有电商经验的人。小P显然是不符合他的需求的。木哥看中的都是毕业于同一个学校、之前拍过很牛的广告这些点,但跟他自己要干的事其实相关度并不高。

第三,优先自己考察过、人品无漏洞的。

这一点其实是木哥的故事里,最关键的一点。小P和阿春,都各有各的问题。

小P属于一分钱都不出。这样的人,要么就是他压根不看好这个赛道,要么就是像木哥碰到的这种情况,身上其实背着债。阿春就更不用说了,木哥如果能稍微花点时间考察,对阿春这样的陌生人多防备,也就不会出现后面的“惨剧”了。

从木哥的故事延伸,对创业者来说,找人合伙之前,背景调查的环节必不可少。尤其是此前没有太多交集陌生人。

从大背景来分,可以分创过业和没创过业两种情况。创过业的,可以从他过往公司的产品、市场规模和投资回报率等要素,去评估他的商业能力;没创过业的,则可以综合评估他的家庭情况、债务情况,譬如家中房产数量,债务压力如何。

当然,要避免碰到木哥的这种情况,还有更直观的预防方法——查征信。开始合伙前,双方直接互换征信报告,能最大程度掉进老赖的陷阱。

关于查询渠道,网上早就有专业律师科普过,中国裁判文书网、天眼查、信用中国和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这些网站基本都能查询到。

实际上,不论是海鲜电商还是包装厂,木哥选择的都是好赛道,甚至理论知识也是过硬的,但因为对合伙人缺乏辨识能力,最终只能遗憾收场。

据木哥表示,他已经在开始新一轮电商创业了,这次做的是珠宝。希望这次的他,至少不要再掉进合伙人的坑了。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此内容为【螳螂观察】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潇湘Lee金融说
潇湘Lee金融说
文章 775 
浏览 67471 

相关资讯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