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历史
热门标签

风投打响农业投资战

朝阳
2022-02-16 17:39

几天前和国内某基金的农业早期投资人朋友聊天,对方说,过去半年,保守算已有至少50家VC/PE和CVC找他们“取经”农业投资,求带项目。听她盘了一遍名单,几乎覆盖了大多数头部和一线基金。

Lily说,这场盛大的同业交流始于互联网大厂CVC,之后是VC/PE,跑一线的投资经理为主,背景也比较多元,消费、TMT、人工智能都有,消费组为主。细分来说,几乎所有人都在看农业食品,其他比如育种、合成生物、替代蛋白、智慧农业、农业科技、功能性食品添加、食品包装也均在投资人关注范围。

这个事儿着实让人意外。一是50+几乎等同国内活跃基金的数量,二是农业从来不是VC/PE眼中的“性感”赛道,甚至避之不及,怎么忽然受到密集关注了?

风险资本是最敏锐的,但这反差有点让我摸不到头脑。我和FA朋友请教了下,他们并不意外,甚至也表现出极大兴趣。

“完全不意外,农业相关的合成生物也很热了,我观察的美元基金都在关注,几乎所有消费投资人都在看合成生物”,一位消费FA表示。

曾经鲜有人问津的农业投资怎么开始“热”起来了?

消费投资的second choice?

农业题材公司受到资本追捧,之前已有苗头。

以农业食品为例,鲜有融资案例的鸡蛋、粮食均出现大额融资。今年1月,主打可生食鸡蛋的鸡蛋品牌黄天鹅完成了超6亿C轮融资,C1轮由战略投资人、人民网旗下产业基金、坤言资本投资,C2轮由峰尚资本领投,华映资本、盈港资本跟投。去年6月,粮食品牌十月稻田完成14.5亿元B轮融资,红杉、云锋联合领投,CMC资本、泰合资本跟投。

根据农业服务平台35斗统计,2021年全年中国农业食品行业一级市场融资事件数为86起,融资总额为153.87亿元。除了农业垂直基金,红杉、高瓴、经纬、IDG、软银等多家一线基金均有布局和关注。

某猎头向投中网透露,几家国内一线/垂直消费基金正在布局大农业,并已开始招兵买马, “会招一些senior的投资人搭建团队”。

押注农业题材公司,这在一级市场比较罕见,甚至有点“反常识”。对于农业一贯谨慎保守的VC/PE为什么布局?综合多方请教,原因大概有几点:

先说被动因素。消费、科技、TMT等热门赛道机会变少或者太卷,好的投资机会普遍稀缺。

Lily提到,在同业交流过程中,每个赛道的投资人都有共同的关键词“卷”。消费FA Joe也透露,“消费最近可投比较少,最近几个月消费案子很难推”。

“渠道红利消失殆尽,流量驱动型的新消费品牌后劲不足;跨境也很难做,不久前亚马逊封号,打击了一大批业绩;餐饮也‘扫’得差不多了,最近杨国福、老乡鸡、和府陆续递表或许会有提振,但年前消费投资人还是想找科技含量高一些的项目,现在几乎所有赛道都以科技为导向,向上游延展、向科技渗透成了一个自然动作。

“找新方向是一个逻辑,农业目前还算一片蓝海”,Joe表示。

再来,农业正处于大环境利好。目前国家政策正在大力引导农业发展,不断发文明确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农业,现代种养、农机装备、自动化智能化已被具体列为重点产业,并明确表示设立政府引导基金。

“农业每年都有各种文件比如一号文在讲,但像去年着墨那么重的其实比较罕见,今年文件出来之后整个风向会更清晰”,Lily指出。

另外,双碳、共同富裕也都指向这是一条“正确”的赛道。

“根源上说,农业是最稳妥、不会出错的一条赛道”,Lily表示,“双减之后,投资人比以往更加关心如何‘不踩错’,广阔农业是个不错选择”。Joe在推案子的过程也深感这一点,“这一影响会渐渐映射到每个细分领域,或将成为接下来投资的共同底层逻辑”。

目前风险资本对农业投资的理解主要放在“双碳”的大逻辑之下。中小基金关注农业的投资人主要来自消费组,但一些大型头部机构关注农业的投资人划在“碳中和组”。

更具体来看,还有一个现实问题,农业也存在“卡脖子”问题,逻辑类似芯片“国产替代”。

“举个例子,业内有个说法,‘种子是农业的芯片’,我国是农业大国,但相当高比例的蔬菜、肉禽种子都依赖进口”,Lily指出,“这次疫情也暴露了部分进口依赖的问题,比如支柱产业之一的饲料工业以大豆为主,但我国80%的豆类都要进口,在当今国际形势不确定的大环境下,农产品的独立自主、国产替代是个重要命题”。

熊猫资本创始合伙人李论曾在35斗一篇文章分析,农业对于国家重要性高,但中国农业的发展可能比芯片行业还要落后,和国外相比还存在差距,可发展空间大,毋庸置疑也会有大量的投资机会。李论还认为,农业赛道关注度提高受全球影响,全球性的农业科技公司不断涌现,而中国的投资习惯上会看一看国外在发生什么,那下一步就可能会在中国发生。

最后,大环境利好对投资有“助攻”,但根源恐怕还是在于VC/PE面临的现实问题——现金流。

“对于消费垂直机构而言,消费投资虽然下行,但资源、盘子摆在那里,总要去看东西、把资金投出去。消费是最终的落地场景,跟消费挂钩的农业科技、围绕之前积累的项目向上游、下游追溯,形成一个新的壁垒,这也是顺理成章的选择”,消费投资人Jason分析。

对于不打标签、弹药丰富的综合类基金而言,必须做到赶风可投,布局占位,标榜“前沿”。

“项目能不能赚,赚多少,不是最大的问题,但必须要在有前景的早期把钱投出去,让LP看到一个成长空间;再来,面对释放出的大量政府引导基金、险资、产业资本,VC/PE也要有个好故事可讲,这对机构募资也是非常现实的事情”,Jason表示。

鸡蛋不会放在一个篮子,而投得多深多广是另一个问题。“目前部分机构已经在积极出手,多数投资机构对于农业还在调研和观望状态”,Lily透露。

多重“水土不服”需攻克

利好在,需求在,但对于风险投资而言,农业投资的挑战和水土不服也有很多。

首先,农业投资的“底子”普遍不是VC/PE最偏好的样子。我国农业行业规模集中度低,小田小户模式居多,平原度不高,商业场景复杂零散,对于农业机械化、行业整合都提出了很高要求。其次,农业项目的投入普遍较高,国家、产业和战略资金为主,体量偏小的基金参与度很有限。

其次,农业商业模式普遍落后,商业化程度极低,高学历、高技术的非农创业者较少。Lily指出一个典型场景,“我们参加行业大会,刚和院士博士聊完,转头就是农民,做这项投资必须跟农民打交道,这离投资人的日常场景太远了,大部分人很难有体感和认知”。

“现阶段sourcing项目,除了农业食品,主要找高精尖技术项目,创业者往往教育程度较高,沟通效率好,商业模式更加清晰,比如生物技术、农业AI、农机装备等等,但像化肥、农药、种植技术这类项目看得有限,因为不可控因素较多,toC市场规律不大好摸,目前这块的以战投和产投居多”,Lily表示。

再来,农业项目周期长,退出还不算顺畅。农业赛道普遍长周期、高投入,商业模式的验证花1-2年时间属于正常现象,“卡脖子”的育种技术的周期通常以5到10年为单位。而且农业公司上市案例屈指可数,科创板、北交所目前暂无特别优待。

目前成功上市的农业题材公司以科技为主,比如近期即将登陆上交所科创板的极飞科技,被视为大疆在农业场景的竞争对手,主打科技含量相对较高的农业无人机,高瓴、百度、软银、创新工场等一线机构在股东之类。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是VCPE的投资逻辑适应力。

“农业赛道是长期的,但资本的耐心不是长期的。比较明显的一点,VCPE还没从快速买流量快速增长的思维切换过来,农业投资的回报周期和倍数都与互联网这类爆发式增长不一样,它没有那么快变现的商业模式,需要真正的长期主义”,Lily表示。

VC/PE的密集学习已经悄然开始,农业投资的趋势正在打开,这一趋势大概率还会持续下去。 (文/曹玮钰,来源/投中网)

(应受访者要求,Lily、Joe、Jason为化名)

发现
找资本+
长按识别筛选投资机构
赞助1.88
找项目+
长按识别挑选优质项目
赞助6.88
找服务+
长按识别找股融易服务
赞助8.88
找圈子+
长按识别找投融圈帖子
赞助16.8
找快讯+
长按识别关注投融资讯
赞助58.8
找资料+
长按识别关注投融干货
赞助188
朝阳
股融易作者
文章 769 
浏览 948042 

相关资讯

更多 »
取消